• <legend id="tkeuc"></legend>
  • <rp id="tkeuc"></rp>

    <li id="tkeuc"><object id="tkeuc"></object></li>

    <li id="tkeuc"></li>

    <dd id="tkeuc"><pre id="tkeuc"></pre></dd>

    <th id="tkeuc"><pre id="tkeuc"></pre></th>
    <ol id="tkeuc"></ol>
    <em id="tkeuc"><acronym id="tkeuc"><u id="tkeuc"></u></acronym></em>

  • 不畏難不放棄,清收工作終獲成果——吉林邦信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清收不良貸款案例一則

    來源:吉林小貸簡報  時間:2019-07-05 18:44:46

    一、債權基本情

    2013年7月,吉林邦信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邦信小貸)在進行業務宣傳時,經營吉林省某擔保有限公司(下稱:某擔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某向邦信小貸咨詢貸款事宜,并提出如貸款,可以將其名下位于長春市硅谷大街、面積800余平方米房產作為貸款抵押,通過盡調,張某符合當時貸款條件。2013年7月30日,張某依據其妻子孫某向長春市北方公證處(下稱:北方公證處)出具的《授權委托公證書》代孫某與邦信小貸簽署《借款合同》、《抵押合同》,以上兩份合同由吉林省長春市忠誠公證(下稱:忠誠公證處)進行了強制公證,并出具《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書》。

    2013年8月2日,邦信小貸向張某、孫某發放貸款,金額300萬元,期限12個月,年利率22%,還款方式為周期付息,到期還本。擔保方式為抵押擔保,并辦理了《房屋他項權利證》。

    二、債權處置情況

    1.前期處置情況。貸款發放后,借款人張某前11期均能按時還息,2014年7月18日第12期開始便無法償還到期本息。

    經信貸員現場催款時了解到,借款人張某所經營某擔保公司在2014年上半年因多筆擔保貸款發生逾期,公司累計已代償金額達6000萬以上,公司經營面臨極大困難。最初張某承諾能夠償還到期貸款,但隨著公司經營持續惡化,最終張某將所有工作人員辭退,放棄經營,張某失去聯系。

    在邦信小貸正常催收無果情況下,2014年8月7日,依據忠誠公證處出具的《執行證書》向長春市綠園區人民法院(下稱:綠園法院)申請立案執行,立案執行后經辦法官立即對抵押房產進行了首封。執行過程中,該抵押物又被其它三家法院輪候查封,分別為長春高新區法院、遼源市龍山區法院、長春二道區法院。

    2015年,邦信小貸向綠園區法院申請處置抵押物時,孫某(張某妻子)向綠園區法院提出執行異議,表示張某出示的北方公證處《授權委托書》并非其本人簽字。后經過鑒定,北方公證處出具(2015)撤字第X號決定書,“決定撤銷(2013)吉長北方民證字第XX號公證書”。此時,綠園區法院表示,本案在執行過程中存在重大異議無法繼續執行。

    2015年4月8日,因該案涉及有重大法律瑕疵屬疑難案件,邦信小貸決定委托律師事務所代理清收。

    2016年,孫某再次向長春忠誠公證申請撤銷該筆貸款的《執行證書》及借款合同、抵押合同的《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書》(2013)吉長忠誠經執字第X號、XX號公證書。但忠誠公證處認為“上述公證書的內容合法、正確、辦理程序無誤。公證書中的申請人(借款人)及被執行人均為張某個人,沒有與孫某相關的任何內容。根據司法部《公證程序規則》第六十三條規定,下達《決定書》不予撤銷的決定?!?/span>

    隨后,孫某針對忠誠公證處該《決定書》又向長春市公證協會(長春市司法局公證管理處)提起投訴,2016年8月30日公證協會出具處理意見,“認為忠誠公證處作出的原《決定書》錯誤,根據中國公證協會《公證復查爭議投訴辦法》第十九條規定,建議被投訴人忠誠公證處撤銷原《決定書》,重新作出復查決定?!?/span>

    以上情況,實際已確認忠誠公證處需撤銷已出具的《執行證書》及《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書》。忠證公證處一旦下達撤銷公證書決定,此筆貸款不僅將喪失抵押權,并且喪失在綠園區法院立案執行依據。面對出現的不利情況,邦信小貸并未喪失信心,而是一方面積極與忠誠公證處溝通,要求暫緩下達撤銷決定,否則,將對公證處提起訴訟。另一方面積極想方設法,力爭通過其它途徑清收此筆貸款。同時,邦信小貸認為受托律師事務所在本案中未積極主動采取應對措施,果斷解除了委托。

    2.后期處置情況。

    面對諸多困難和障礙,清收人員并沒有退縮,經過細致研究決定從張某的背景及人際關系著手調查。通過多次調查走訪最終找到某擔保公司原工作人員,通過交談中獲知借款人張某的父親張某某對其個人及公司成立初期幫助很大,隨后邦信小貸清收人員圍繞張某某個人情況展開深入調查,歷經無數次調查走訪,最終得到張某某的聯系方式,通過電話溝通,張某某表示自身已近80歲,多次住院治療期間其兒張某均未來看望,父子之間存在較大矛盾,很少往來。并且已知道張某所經營的擔保公司為多筆貸款代償后,公司負債極大已無法繼續經營。經初步溝通,張某某拒絕出面解決兒子債務問題,聲稱已斷絕父子關系。鑒于該項目的實際情況,并結合法律意見,清收人員認為,無論是訴訟還是通過經偵都將要有漫長的過程,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未來的情況根本無法確定,為加快處置,盡快獲取實效,他們不輕言放棄, 而是仍多次聯系張某的父親張某某,通過電話及面談的方式向其言明利害關系,并嚴肅闡明其法律后果的嚴重程度,指明“騙取貸款罪”和“貸款詐騙罪”定罪標準,考慮到張某是張某某唯一的兒子,勸其謹言慎行,并表示如果不妥善處理此事,將通過經偵處理此案。在清收人員不懈努力工作下,最終張某某同意處置名下房產,同時以個人名義借款籌集資金償還其兒子張某貸款。經多次審慎的協商談判,最終在即將喪失抵押權,依法清收都難以奏效情況下,將該筆貸款本金300萬元全部收回。

     

    能提现的棋牌